讨债记-吉祥棋牌官网免费手机版

2018-04-20  阅读 308

朱娟花

 

债有多种,不过作为一名担保工作者,自然讲的是担保债。只要做担保,总是会伴随着债务的。对于担保一词,我们老大就精辟的解释为“傻人作保”,你看这“保”字拆开就是“人”和“呆”,不是傻是什么呢?所以作为“傻人”自然常常会“犯傻”,不会以静制动,由此便麻烦不断,其中的酸甜苦辣相信许多担保人都能共鸣,趁着心中五味尚存,将今年追偿讨债的二三事,记录下来与大家一起品味。

 

讨债的茶不好喝

在快到期前的一次回访中,突然发现一家受保企业停产了,并且基本已空置,没有工人,没有存货,几台小设备歪倒着。忐忑不安的我们,马上联系企业负责人夫妻,但已失联。

该企业是生产加工女鞋的一家个人独资厂,年生产销售900多万元,夫妻二人女方负责销售等外部事务,男方负责内部生产管理。由第三方信用保证向我公司申请担保贷款130万元,用于生产经营,本期已是第三期。三年下来,虽表面经营保持稳定,但由于鞋业行情低迷,类似的鞋业生产企业日子难过,我们在无法降保的情况下,只有加强回访,但此次回访人去楼空却在我们意料之外,因为该企业加上负责人个人总借款不过240万元,不应该到失联的地步。

获悉时已临近午饭时分,我们也无心中饭,赶紧赶往反担保人企业,但是反担保人只说该企业早几天就不做了,存货也都卖掉了,他也联系不上,还说除了我们的担保款还向他借了100多万元呢,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去找企业的夫妻,说他们身上肯定有钱的。我们只能悻悻离开。

通过不停的打电话,发短信晓明利害,找到企业负责人乡下老家,找他朋友转达,几天后终于我们打通了企业负责人男方陆某的电话,他答应与我们碰面详谈。见面后才知道陆某夫妻早已分开,女方携公章和部分钱款完全失联,企业出现风险的主因是经营问题,而夫妻关系破裂是助推器。陆某声称已无法继续经营,无力偿还贷款,我们进一步向其核对债权债务,并要求他私下转让厂房(厂房土地为村集体土地,厂房为陆某建造),按市场价估算350万元还清银行贷款及反担保人的借款绰绰有余。陆某便称会努力试试。

后续几天我们天天联系沟通,但一直无果,他躲避不愿意再与我们碰面。我们只能再寻找反担保人商谈还款。

反担保人对我们的到来,只管泡茶接待,不愿多讲什么,更不愿作出承诺。只说陆某他们身上有钱,让我们去找他。经过我们多方了解后终于了解到实情:其实陆某夫妻在半年前因为资金周转困难,向其借款100多万元,并由其担保外借了300多万元,约定若不能还清其所借款项,将房子无条件转为我们的反担保人所有。但目前厂房价格上涨,陆某不愿兑现之前的约定,不让反担保人接手其厂房,而是希望自己能够从房子中套出钱来,所以既不还款也不转让房子。陆某想先由反担保人替他还清借款,反担保人则希望通过我们给陆某施压,使其明确房子的归属。

我们对债务人双方各自利益权衡分析后认为,现在只有反担保人有还款能力,并且握有陆某的房子确有增值,所以我们从反担保人入手催收担保款。

来来回回眼看一个多星期过去了,离担保贷款到期的日子不多了,我们只能上午一趟下午一趟在反担保人他办公室呆着,陪着笑脸,围绕着让他在借款到期前代为还款的目的,东拉西扯。此人爱酒,经常是酒意微熏,言谈间对陆某等还会破口大骂,但对于还款却没有一点“冲动”,始终保持清醒态度。这样子二天下来,反担保人才终于有了松动,说你们也不容易,钱我会去还的,让我们不用再去找他了。

可是钱没进银行我们的心始终是吊着。为了不让他变卦,我们改为一天去一次,同时我们也答应反担保人继续做陆某的工作,履行之前的约定,并帮助他联系律师以维护他的权益。我们去了,微笑着面对他,也不催他还债,他也就每天泡好茶让我们坐着。

贷款到期的当天,我们一早就准备好了手续赶往他的办公室,可是漫长的一上午过去,他却说钱还没到位,要下午去还,让我们吃好午饭再来,当时急的我心里狂飙咒语。直到下午三点,他才总算答应和我们一起到银行,在有惊无险中解决了担保风险。

风险虽然化解了,但这一星期的茶喝的我直到今天仍回味着百般无奈、心又始终悬着的滋味。这讨债的“功夫茶”实在不好喝。

 

房产处置没那么容易

一家担保了二期的羊毛衫企业,由经营负责人白某出面借款200万元,并由企业及白某妻子夏某连带;夫妻居住的名下房子和白某与其母亲共有的一套房产共同抵押。白某所经营的企业年利润在200万元,经营稳定。到期前我们提前通知白某准时还贷,白某却没有明确还款及是否续借等细节,支吾中只说知道了。我们感觉有异,马上联系其妻夏某。夏某却声称是白某的借款与她无关,由此我们发现白某夫妻关系破裂,二人为了推给对方,都不愿还款。后续虽然多次沟通协商,但由于二人矛盾较深,最后我们只能代偿后处置抵押物。

本以为我们债权明晰,抵押物充足,只要我们诉讼,法院判决后,就可以进入抵押物的拍卖,慢则一年,快则半年就能收回代偿款,但是房产处置远没有我们想象的容易。我们于20157月为该企业代偿后及时提起诉讼,但由于白某、夏某不愿意出庭并且搬离了居住地,关闭了营业场所,判决书只能以公告形式拖延了近三个月;判决生效后我们立即申请执行抵押房产,各种障碍便开始层出不穷。

第一波是执行法官按照正常程序,通知白某等房产所有者搬离并腾空房子,以备拍卖,但是白某等人拒不回应。法院面对众多的经济案件,处置起来确实无法有求必应。在搁置时日后,执行法官对其房子进行了查封,并更换门锁,强制要求腾空。我们心想,事情总有眉目了。可是过了几天我们去询问进展情况时,第二波新情况出现了。

有人持白某、夏某的二十年房屋租赁合同和付款凭证提交给了法院,按照买卖不破租赁的原则,如果带租拍卖,先不说去掉租赁款后拍卖所得还剩余多少,有没有人应拍也是个大问题。于是我们提出先对白某和其母亲共有的房产进行拍卖,但是法官做工作时,白某母亲以年纪大身体不好为由,在法院哭诉,提出要拍房产就要二套一起拍,否则死也要死在房子里,由此拍卖又搁浅。后经法院调查,发现房子租赁者为夏某的姐夫。对此,我们向法院对租赁权提出异议,并提交了由夏某、白某在抵押手续办理时所签字的房子无出租的承诺书。后经法院审理,判其租赁权无效,白某、夏某的房屋终于可以拍卖,但已历经一年,当时的房产评估报告已失效。

经过重新评估,上网公告,最终于201710月成功拍卖掉抵押房产,收回代偿款及延期利息。不说其他工作,光是执行期间,向法院执行法官咨询此案就来来回回几十次。要说把钱要回来,真是一路坎坷,满腹心酸。

 

日夜守护抵押设备

20173月,新年的余温还没褪却,一家羊毛衫生产企业因为一笔外借的资金还贷后没能续借,就这样嘎然而止了。这家企业从2009年开始我们已经担保了9年,负责人李某从白手起家开始,慢慢做到近50台电脑横机的生产销售。期间2014年李某企业曾因羊毛衫款式设计与市场喜好产生偏差,造成大批库存积压,消耗了企业的资金积累,李某卖掉了个人资产才渡过了难关。

虽然挺了过来,但是二年多来企业一直非常脆弱,我们明知风险很大,却只能无奈地陪着企业去赌经营会逐步好转。因为我们不续保企业马上会死掉,结果是一样的。

可是所谓该来的总会来的,我们没有赌赢,银行未能续贷压垮了李某近几年来艰苦的支撑。李某第一时间告知我们,他经营不下去了,既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,至于我们担保贷款肯定是还不上了。电话联系后的第二天李某也失联了。

我们的借款是以李某夫妻连带及企业40多台电脑横机和存货作为反担保。存货和设备抵押一旦停产便就迅速贬值了,而且时间越长贬值越多。特别是电脑横机,如果有人拆走电脑控制板,几乎就不值钱了。现在企业负责人李某失联,民间借贷者很可能拖走或破坏存货、设备。事发突然,我们的担保贷款又未到期,就算我们准备材料马上代偿、起诉,再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,那怕一切顺利最快也得二天的时间。可是只要几个小时,企业的设备和存货就能消失。所以我们只能公司总动员,对李某企业进行24小时候分班值守,看护抵押品,并向当地派出所反映该企业情况,如一旦出现拖拉存货、设备,立即请求派出所的支持。同时立即联系银行和法院进行沟通,申请提前代偿,并连夜准备资料;代偿完毕取得相关证据材料后立即起诉并提请法院保全。这样在三天内完成了设备的查封。

三天中,公司人手本来不多,员工白天正常处理业务,晚上熬夜值班。在乍暖还寒的春季,守护着我们的抵押品,也守护我们担保职责。

法院的查封,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设备和存货,但是处置这些抵押品使之变现,收回代偿款才是我们的目的。此案虽已起诉,但如果按部就班开庭审理判决以后再进行拍卖,那可能是几个月、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如这样,抵押品的贬值程度将难以预料。我们在与法院多次沟通后,根据相关法律条款规定,因情况紧急,向法院申请先予执行抵押的设备、存货,所得款项待开庭审理后进行分配。终于在评估、公告后设备和存货进行了第一次司法拍卖,但是不幸遭遇流拍。

我们向有意向购买设备和存货人了解情况,发现流拍是由于设备和存货的捆绑,需要设备的人未必要存货,而拍存货的人不需要设备。对此我们向法院申请了分开处置抵押物的申请,进行了第二次拍卖公告。

但是在公告拍卖期间,李某租用的厂房将被房东租用给其他人,房东要求把设备和存货限期搬离。没有办法,为了减少设备的破损和存货的损失,我们只能找存放场地,自己找吊装师傅进行搬运,买来铺垫存放毛纱和毛衫。此时时间已从乍暖还寒的春季到了炎热的六月,我们顶着太阳,从搬运到清点忙碌了又是一天。不过我们的辛劳没有白费,在第二次拍卖中设备和存货都成功拍卖掉,并拍出了不错的价格。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们联系买家,陪同看货,到拍卖结束真是花费了我们大量的人力和精力;而我们花费大力气拍卖出价格不错的抵押款中,近七十万用于了企业人工工资的支付,我们的代偿款却还留着一个大口子。我们尽力了,虽不尽如人意,但社会责任更重要!

 

风险企业的处置往往是跨了年度的,从时间上来说,处置难在于情况随着时间的变化,往往是变坏;风险企业的处置往往不如人意,从人员上来说,处置难在于涉及的部门和人员会比较多,往往很复杂。不过,不管风险企业处置的过程如何,我觉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业务担保时的反担保措施也非常关键,才能在风险后续处置中化险为夷,减少损失,才能有这风险处置的痛并快乐着!

讨债之苦、之难,除了当事人因素外,时间紧、牵涉面广也是一个原因。但经过我们的艰苦努力,得以弥补或最大限度地减少公司损失,这让人感到再大的付出也是值得的。而通过讨债过程,一方面让公司得以改进管理,亡羊补牢;另一方面也使自身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能力有所提高,这同样也让人略感欣慰。这样看来,讨债,似乎令人有点“痛,并快乐着”的感觉。


  • 上一条: 游记
  • 下一条: